首页 > 最新科技 > 正文

CRISPR植物被欧盟纳入转基因生物监管,是否过于严格

来源:pl45网络转载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欧洲法院的最新裁定危及欧盟境内的基因编辑作物研究。

  欧洲最高法院于7月25日裁定,基因编辑作物将面临与传统转基因(GM)生物同样的严格监管。

  位于卢森堡的欧洲法院(ECJ)近日做出的这项裁定,对包括很多科学家在内的基因编辑作物支持者来说,无疑是一次重挫。支持者原本希望CRISPR-Cas9这类较新的精准基因编辑技术制造的生物,可以免受有关转基因作物的种植与销售的欧洲法律的监管。

在欧盟境内,使用基因编辑技术制造的作物和食物将面临与转基因生物相同的监管。来源:Chris Ratcliffe/彭博社/Getty  在欧盟境内,使用基因编辑技术制造的作物和食物将面临与转基因生物相同的监管。来源:Chris Ratcliffe/彭博社/Getty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欧洲法院裁定使用这类技术制造的作物将被纳入一项2001年指令的监管范围——该法律的立法初衷是为了监管一些较老的培育技术,并对供食用的转基因作物开发设置了高壁垒。

  荷兰瓦赫宁恩大学暨研究中心的欧洲法和国际法法学家Kai Purnhagen说:“这项裁定事关重大,但过于严格。这意味着,利用CRISPR–Cas9等技术开发的新食物需要经过欧盟冗长的审批流程。”

  Purnhagen还指出,新决定可能会削弱欧盟境内对基因编辑作物研究的投资热情。“从实际的角度看,这类研究对企业的吸引力会下降,相关研究可能会另寻它处”。

  英国洛桑研究所(Rothamsted Research)的作物遗传学家Nigel Halford认为这项裁定“让人失望透顶”,他说:“这绝对是当头一棒。”虽然基因编辑技术仍将是作物开发的研究工具,但他怀疑欧洲公司是否还有开发这类作物的兴趣。Halford表示:“公司不会投资那些在他们看来毫无商业应用价值的技术。”

  与此同时,环保组织“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则在一份声明中盛赞了欧洲法院的这项裁定,并呼吁将所有基因编辑产品都纳入监管范围,评估其对健康和环境的影响,并统一标识。

  改变DNA

  欧洲法院这项裁定所提到的欧盟2001年指令针对的是故意将转基因生物放入环境中的行为,监管对象为引入了全部基因或长链DNA的物种。其中,使用辐射等基因诱变技术修饰基因组的生物不适用于该指令,因为这类技术虽然改变了生物的DNA,但没有引入外源遗传物质。

  2016年,法国政府曾要求欧洲法院说明该指令对在其颁布后出现的新育种技术该如何监管。

  许多植物育种家和科学家主张 CRISPR–Cas9等基因编辑技术应被视作诱变,并和辐射一样受到该指令的豁免,理由是这类技术虽然涉及DNA变化,但并未涉及外源基因的插入。另一方面,转基因生物的反对者认为,基因编辑的实质仍是人工改变,不应逃脱法律监管。

  今年1月,欧洲法院辅佐法官Michal Bobek发表了一份15,000字的意见,正反双方都坚持这份意见对己有利。Bobek表示,基因编辑作物的确属于指令中最初定义的转基因生物,但2001年以后的新技术(如基因编辑技术)修饰的物种可以受到豁免,前提是这些生物不含有来自其它物种的DNA或人造DNA。

  但欧洲法院裁定,只有“传统上应用广泛且安全记录较好的诱变技术才能豁免”。2001年以后兴起的诱变技术所制造的生物,包括基因编辑生物,都不享有监管豁免。

  动力不足

  瑞典于默奥大学的植物生理学家Stefan Jansson表示:“如果说15年前的转基因生物立法向科研泼了一盆冷水,那这项最新的裁定无疑是雪上加霜。”虽然基因编辑作物不会顷刻间从全欧洲的实验室消失,但Jansson担心相关经费来源会逐渐枯竭。“如果我们不能制造出对社会有益的东西,人们就不会资助我们的工作。”

  此外,Jansson还有其它更实际的担忧。在他接受《自然》采访时,他家的院子里正种着他开发并食用的 “CRISPR卷心菜”。“我昨天给卷心菜拍了张照,裁定公布后,我又拍了一张,菜还是那颗菜。但昨天它还不是转基因生物,今天它就是了。我不太确定接下来怎么办。我应该把它们都拔光吗?”

  Purnhagen则认为欧洲法院的裁定打开了一个潜在的漏洞,即如果科学家可以证明基因编辑技术与包括辐射在内的诱变技术具有同等安全性,那么理应享受同样的豁免。

  但他怀疑开发基因编辑作物的研究人士和企业会丧失信心。“我认为CRISPR–Cas9这类新技术在欧盟境内几乎无利可图。我认为相关研究只能另寻它处。”